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明唐】要你何用·六

不出意外下章完结

唐洛与玉歆走在崖边,一边看着下方的攻防局势,一边听玉歆眉飞色舞地讲述着今天发生的事。

“意思是唐凌那小子吃一堑还不长一智,又毁了人陆暝一件衣服?”

“对对对……”玉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要不是景玄来的及时,他俩就得投入长江的怀抱了。”

“唐凌水性还好,毕竟小时候比起别的不行,在嘉陵江里扑腾的可是比我都快。陆暝的话……”

唐洛话说到一半,突然看到唐凌黑着脸大步跑过来。

唐凌脚步一顿,显然看到了他俩。但也只是一顿,随后二话不说张开机关翼从二人头顶掠过直直飞过对岸。

唐洛和玉歆正在这面面相觑呢,陆暝又急匆匆赶过来,一落地见到他俩,只是点头致意,随后一脸焦急地四下张望。

“飞过去了。”唐洛双手抱胸,头朝着对面一扬。

陆暝道了句谢,又急匆匆驾起金虹击殿跟过去。

唐洛转头看向玉歆:

“这啥情况?”

玉歆一脸茫然地摇摇头:

“不知道啊……”

忽然一大片阴影笼罩了二人,抬头一看,是林景玄的大鸟。

林景玄正欲行礼,唐洛挥挥手,道:

“那俩咋回事?”

林景玄却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玉歆:

“你问她。”

玉歆指着自己一脸茫然: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林景玄一翻白眼:“也不知道是谁跟我说人家俩人是情人,”说着一摊手,“这下倒好了,假的也快成真的了。”

“好吧确实是我……等会你说啥?”

林景玄抿着嘴,扬眉看着面前受到惊吓的俩人:唐洛还好,只是一只手抵着下巴,睁大了眼看着林景玄;玉歆则宛如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张脸上大写一个惊悚。

林景玄朝着唐凌和陆暝离开的方向一扬下巴:

“我说啊……小毛孩终于开窍了……”

-

万岭寨。

唐凌一路狂奔至此,却丝毫不觉得累,反而好像是一口气憋在心头想要找个发泄口般漫无目的地向前冲,犹如……逃跑一般——没错,逃,落荒而逃。

自从先前在崖边唐凌第一次见到林景玄时,准确说来,是陆暝一动不动盯着林景玄,自己叫他都宛如耳旁风开始,唐凌就对林景玄有一种莫名的反感,而且如果不是陆暝使他意识到那时他的表情不正常,他或许都甚至察觉不到自己的情绪变化。

只是陆暝不提醒还好,一提醒,唐凌一路上都在琢磨这个问题。

唐凌将自从自己与陆暝相识直到现在的所有关于陆暝的事全部过了一遍。

扬州城内,初次见到陆暝时,他的身上就仿佛带着自己难以抗拒的光,吸引着自己。

扬州城郊,当陆暝嚎啕大哭的时候,异于往常出于对唐洛害怕而导致的惊慌逃跑,自己心里那一瞬间的慌神和对陆暝百般的安慰。

客栈里,每天陆暝缠着自己赔衣服,从最初的厌烦到后来的翘首以盼。但凡哪一天他没来,自己就一天到晚心神不宁。

扬州城外,洛芸烟带着陆暝随丈夫回西域时,明明周围站满了送别的人,自己却总觉得仿佛失去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回到唐家堡,受着唐洛唐小晴甚至唐无洐唐宸的轮番训斥,自己却是一句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那个罪魁祸首现在在干嘛,过得怎么样。

第一次出任务被陆暝抢了单,非但没有觉得怨恨,反而满心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

先前在半空中,陆暝抱着自己,两人紧紧贴着时,自己满脑子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

获救看到陆暝呆呆看着林景玄,忽视了自己时,心中没来由的烦躁与怒意……

唐凌不是傻子,理清了思路,一切都变得那么明朗。他知道,他对陆暝不仅仅是如同最初的那种冤家之间的感情,也不是普通朋友——他想让陆暝是他一个人的,他想和陆暝在一起。但由于自己身边从未发生过男男相恋之事,也出于对陆暝太过珍惜,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份感情是不是正确的,不知道陆暝是否能够接受,一旦说明了,万一被拒绝,怕是连朋友、冤家都做不成。更不知道如果真到那时,失去了最重要的人,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经过一路的艰难抉择,唐凌还是问了出来。只是,所问的问题,并不是此刻唐凌内心最想知道的。

陆暝的回答稍稍让唐凌安心,至少陆暝现在还是一个人。

然而刚才在据点,当唐凌看到林景玄笑着站在陆暝身后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如此的幼稚,幼稚到会相信陆暝的一面之词,幼稚到会觉得陆暝怀有和自己一样的感情。林景玄的笑,在唐凌看来多么的讽刺,仿佛一把刀在心上来回的扎。

当唐凌毅然决然离开据点时,伴随着满心怒火,他已暗暗决定将这番一厢情愿又不伦不类的感情埋葬,日后见面依旧是兄弟,是冤家,至少以后不会变得那么尴尬。

“咻——”

突如其来的破空声将唐凌从一团乱麻的思绪中拉回来,定睛一看,这才惊觉四下已被神策军包围,刚才破空的箭矢穿透了飞鸢的左翼,上方逃脱定是行不通了。

幸而此时千机匣在手,不算那么被动。

只是,且不说江湖人与正规军队的区别,单单他唐凌又是个单修惊羽诀的,虽说使得一手好弩,但终究寡不敌众,格挡也无法次次到位,左臂已然挂了彩,眼看神策的包围圈却又要收紧。

唐凌心一横,先前因陆暝而起的怒气此刻透过幽黑的弩口,对准了神策军。

方才的战斗中,唐凌已然发现了混迹于骁果营精锐刀手中的骁果营队正,当即施了浮光掠影匿了身形,趁着神策军一刹的呆愣纵身跃上树梢,扣动了弩弦。

一发悄无声息的追命箭掠过因唐凌突然失踪而混乱的神策骁果营士兵,在空气中留下丝丝涟漪后,直取正在东张西望的队正颈项而去。

“噗——”

这一声在此刻混乱的情境下本是微不足道,但这微不足道的一声,却因为骁果营队正的突然倒下而压过了周遭所有喧哗。

一片死寂。

对方如无常般索命于无声的手段实在是令这些空吃军饷的兵痞子胆寒,平时遇上个怂的吓唬吓唬也就过去了,一旦碰上真有本事,又是唐凌这般专干刺杀生意的,一时人心惶惶。

“一个都别想走。”

唐凌隐含怒火的声音冷冽,如同在神策军中掷下了一枚炮弹,先前四肢僵硬的一个个仿佛刚刚回过神,顷刻间人影四散而逃。

唐凌一皱眉,正准备扣动裂石弩的机关,却听闻逃向东方的神策军一声惨叫,而后倒在地上,尸首分离。

容不得唐凌思考,赤幽交错的刀芒一道道从虚无之中迸出,收割着这些军中蛀虫的命。

先前刚刚被唐凌惊吓过的骁果营神策军本就逃的毫无章法,再见到这杀人于无形的刀芒,更加溃不成军。于是,明明是几十人对二人这样必胜的局势,硬生生变成了人少一方单方面的屠杀。

唐凌隐匿在东南方的树梢,冷眼旁观下方的炼狱。他早在第二道刀芒迸发的一刻便知道这人是陆暝。

只因那第一道刀芒充满了炽烈如火的阳刚之气,第二道刀芒却是截然不同的极致冰冷的阴寒,能使出如此刀法的,江湖上不过一个明教。除了陆暝,哪个明教弟子还会闲着没事跑到军营里大杀四方?虽说徒有其表神策军其实早已腐烂,几乎完全被天策府所取代,但毕竟还挂着个大唐之师的名头,一个明教弟子一时意气屠了神策一个营,如同赤裸裸地打脸。如果这一纸奏章上去,加上起初朝廷与明教的恩怨,玄宗定会下旨全面围剿明教,那他陆危楼便只能在大唐监狱里做重回中原的千秋大梦了。为了圣教东归,在中原的明教弟子不得不收敛锋芒。

而此刻的陆暝哪里想得到那么多,一看到在地上躺尸的骁果营队正脖子上那支追命箭,他便确定了唐凌就在附近,而且这群人是敌非友。

如同其他明教弟子不会主动招惹大唐官面上和军方的势力一样,也没有哪个唐门弟子会在此刻恰好出现在唐凌跑走的方向,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明目张胆地杀掉一个军官。

唐凌在认出陆暝的一瞬间曾经想过继续跑,但这个想法刚一萌生就被扼杀了。深吸一口气,心道:唐凌啊唐凌,你还真是个痴情种。他陆暝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去等他。

唐凌一发裂石崩翻了几个逃向西方的神策,旋即破了浮光掠影,跃下树枝,双手举平千机匣,对准了一群急刹车没踩住摔得四仰八叉的神策军。

两面夹击。

似乎还有南北两方可以逃……溃不成军神策骁果营还没想完,骤然迸发的绚丽金红色光芒便将他们笼罩其中。流转着光华的巨大阵型中央,是解了暗沉弥散的陆暝。

评论(1)
热度(12)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