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明唐】要你何用·五

考完试虚脱了……然后就卡文了……

林景玄辞了玉歆,便驱使着大鸟向白帝城飞去,心中一路盘算着。

到城门口,恰好遇到出来的唐洛,当即行了个礼。

“属下见过魔尊。”

“不必多礼,哎你刚才见玉歆没?还有,别叫我魔尊,听起来好像我有多十恶不赦似的。”

唐洛挥挥手,他一向不拘礼节,又讲究义气,在恶人谷里人缘极好。

林景玄也没再客套,既入了恶人谷,对这些繁文缛节自然并不重视。只是下级见到上级,还是要表示一下。

“玉歆刚才在南面崖边,只是魔……只是你不是回唐家堡了吗,怎么会突然来这里?恐怕不只是为了找媳妇这么简单吧?”

唐洛素来为人随和,也乐得别人跟他开玩笑,当下回了一句:

“堡里太闷,我待不住,于是我就跑出来咯。”

“……”

“没事了吧,没事我就走了。”

“哎等等!”

“嗯?”

“你见唐凌没?”

“你们认识?他在据点,找他有事吗?”

唐洛倒是有些意外林景玄这么个外冷内热的人会跟唐凌这性子处到一块,不过看样子不像是上门兴师问罪的,看来也不是唐凌做了什么惹恼了这位在恶人谷中以腹黑著称的鬼医。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想请教他几个问题。”

“请教?他还有啥值得你请教的?”话虽这么说,唐洛却是扬手抛了个信物给林景玄,“拿着这个,他们会放你进去。我先走了,再会。”

说罢,唐洛驾起机关翼向南飞去。林景玄目送这位极道魔尊离开,看看手中信物,转身向城内走去。

-

陆暝换了一身至少看起来比较严实的破军,一出门就看到林景玄,吓得他急忙隐了身,却还是被发现了。

看着林景玄带着微笑快步走来,陆暝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猫儿还准备藏到几时?姐姐可是发现你了哦。”

陆暝一脸苦笑,却又无奈地现了身。林景玄微微一笑百媚生,但在陆暝看来就如同索命的无常。

走近了林景玄发现他换了身衣服,心下一时了然,果然是要去见“情人”的。于是脸上笑容更甚,看得陆暝毛骨悚然。

鬼医仿若不觉,像个男人般大大咧咧地抬手勾过陆暝脖子,笑吟吟道:

“知道唐门据点怎么走不?带姐姐见见你那小情人,嗯?”

“……啥?”

陆暝被林景玄这一举动吓得不轻,偏偏林景玄又低他一头,他还得弯着腰来配合她。

听到情人一词,陆暝更是一脸懵逼,自己长这么大连女孩手都没摸过,何来情人一说?同时又联想到方才路上唐凌逼问他的话,心想这俩人今天这都什么情况……

林景玄见他表情,只以为他是装傻充愣,于是径自点破道:

“就刚才跟你一起的小唐门啊,叫唐凌对吧?”

此话一出,陆暝心里头更乱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先是唐凌说自己跟林景玄是情人还莫名其妙甩他脸色看,自己还什么都没明白呢,现在又是林景玄说唐凌是自己情人……他俩这是事先串通好来整自己了吗?

“林姐姐你想啥呢,他怎么可能是我情人……何况我俩都是男人……”

“男人怎么了?”林景玄一瞪眼,吓得陆暝把后半句生生吞了回去。“我跟你嫂子还都是女的呢!有啥不行的?”

林景玄的相好是千岛湖杨家的子弟,原本在一侯府作琴师,也就是那时遇到了在侯府为医的林景玄。后来由于朝堂之上的党派之争,侯府受其牵连,二人趁乱逃了出来,双双入了恶人谷。

“行行行您说什么都行……可唐小凌他真不是……”

“你再狡辩!脸都红了还狡辩!”

陆暝当然不能说是因为又急又气而且还不能发泄给憋红的,他不敢。他怕万一打搅了这喜怒无常的姐姐的兴致,又要受无妄之灾。

林景玄见他不说话,只当他默许了,当即就拉着他让他带路去唐门据点。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不是。快,前边带路去。”

“我……唉……不过景玄姐你能把胳膊放下来吗,影响怪不好的。”

林景玄闻言刚想瞪眼,却发现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周围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俩,于是乖乖放下了手臂,若无其事大步向前走去。

但陆暝却没法这么淡定,这种被围观的感觉让他想起小时候在扬州城郊的河里,桥上那群人也是这么看他和唐凌的。

林景玄走了两步发现不对,自己又不认识路。于是扭头去找陆暝,回头就看到陆暝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噔噔噔几步走回来道:

“说你去见情人你还跟我狡辩,平常啥时候见你这么注意仪容仪表的。哎呀别扯你那破衣服赶紧前头领路去!”

陆暝百口莫辩,总不能把跟唐凌的初遇告诉林景玄吧,单从当初自己哭得稀里哗啦这一项,她就指不定会嘲笑多久。

也幸而这两年跟唐凌打交道越来越多,唐门在各大地区至少是明面上的据点他都知道,索性没再跟这位姐姐废话,直奔唐门据点而去,却不知这一举动被林景玄理解为着急见情人而迫不及待了。

-

“各位师兄师姐师叔师伯,你们行行好把我放出来吧,大恩大德唐凌感激不尽,以后当牛做马不多说一句废话……”

“闭嘴吧你,你来之前你师兄就交代过不能放你出来。我们可不想等他回来吃训,你自个想想办法吧。”

“唐凌啊,不是师姐心狠,你师兄的机关是有目共睹的,走之前随手扔一个就把你扣在这半个时辰,我们岂敢以身犯险啊……”

此刻四仰八叉躺在地上被机关卡住手脚的唐凌一脸生无可恋,心想自己怎么就这么遇人不淑。

他原本也是想用暴雨梨花针捅进锁眼里把机关破开,奈何唐洛好像早就想到这一点,机关设在小臂上,恰好够不着。

唐凌正躺这哀嚎着呢,外间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接着据点大师姐唐幽之的声音响起:

“阁下是何人,为何擅自闯我唐门据点?”

“你们认识唐洛吧,他叫我们来的。哎唐凌在不在里头?”

接着是一个有点熟悉的女音,唐凌还没想起在哪听过,就被唐洛的名字吓了一跳。这是谁?“我们”?还不只一个人?还是来找我的?师兄派了一群人来整我了?不对啊听师姐的口气不像是唐门中人啊……那是谁?不会是恶人谷的人吧……没容他多想,另一个唐凌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

“这是唐洛的信物,可以让我们进去了吧。或者,你们让唐凌出来。”

陆暝在外面环视一圈没见唐凌,有些奇怪。

唐凌此刻内心一片崩溃,自己这样子要是被陆暝看去……唐凌不禁打了个寒战。

偏偏天不遂人愿,唐幽之见了唐洛的信物,没再多说什么,打了个手势让其他人退下,放了陆暝二人进来,只是依然警惕地盯着他们。

“谢咯~”

林景玄进门不忘送唐家堡众人一个眼波。

陆暝离她远了些,仿佛在表示是我跟她没关系我不认识这人,然后准备转进里间。

“停!都别动!”

唐凌突然一声大叫,惊得陆暝一脚还抬在半空硬生生停在那。

唐幽之突然想起什么,胳膊肘戳了离她最近的一个唐门弟子,低声吩咐了两句,那弟子立马跑进里间。

一阵机关运转声,然后唐凌一身土从里间跑了出来,正欲对陆暝说些什么,突然看到后面微笑的林景玄。

唐凌突然感觉绷不住脸上的表情,一张脸迅速沉了下去,看了看二人,转身走进里间新取了一副千机匣收于腰后,出来之后甚至不看二人一眼,径直快步走了出去。

唐幽之等人一头雾水,林景玄收了笑,眼珠子一转仿佛知道了什么,看看陆暝,又转头看向唐凌离开的方向。陆暝在原地愣了一下,总感觉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他想抓,却抓也抓不住。

倏忽间,陆暝奔了出去,到了门口却停了下来。林景玄看出他的踌躇,叹口气道:“西边。快走吧,误了这一次,以后就难了。”

陆暝朝着西边,正欲驾起轻功,却还是忍不住扭头看了林景玄一眼。

林景玄见他犹豫,一瞪眼:

“还不走!姐姐拿落凤了啊!”

陆暝重重一点头,驾起大轻功朝西边奔去。

评论(1)
热度(10)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