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明唐】要你何用·四

这一章大概就是……伪情敌花姐出场,美救英雄;唐小凌情窦初开,深感危机……总之就是又大进展的样子(´・ω・`)
另外……[教育局] 的 期末考 在 唐家堡 将 [我] 残忍地击杀了,下次更新大概在23号左右

————————这是死不瞑目的分割线————————

“你确定……没问题吧?”

“没事没事,”唐凌全然没有意识到玉歆指的是什么,满口答应,“我数三二一,然后我让陆暝松开锁链,你按那个机关扣就行。”

玉歆见唐凌自信满满的样子,有些不忍,但出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境也没点明,一切按唐凌的计划走。

“三!”

玉歆抓紧了子母飞爪。

“二!”

玉歆紧盯着机关扣。

“一!”

玉歆应声按下机关扣,然后抓起来……半只兜帽。

“按!”

玉歆一脸卧槽,说好的三二一呢?怎么多出个“按”来?复杂地看着手中的兜帽,等了半天愣是没听到意料之中的惨叫。

玉歆刚探出个头,就被岩下“唰”一下蹿上来的不明物体吓得缩了回去。定睛一看,一只大鸟,驼了仨人。

大鸟落下,玉歆看清了其中一脸懵逼的唐凌以及抱着唐凌表情僵硬的陆暝,还有被陆暝僵硬的眼神盯着却好像没看见陆暝,只顾低头安抚大鸟的恶人万花女弟子。

“林景玄?”

“玉歆?你怎么在这?”

林景玄显然也认出了玉歆,在陆暝略显呆滞的目光中走了过来,在一旁交谈。

唐凌反应过来,胳膊肘戳了陆暝一下,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不高兴:

“回魂了,美女走了。还有,放开我。”

陆暝回过神,依言放下抱着唐凌腰的咸猫爪,去揉另一条酸得几乎不能动弹的胳膊,眼神却总是时不时往二女那边瞅。

唐凌捏着陆暝下巴把他脑袋转过来,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怒色。

陆暝被唐凌的表情吓了一跳,揉胳膊的动作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眨巴着眼问道:

“你……咋了,我没惹到你吧……”

对自己此刻状态完全不清楚的唐凌看到陆暝小心翼翼的语气,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立马调整好神态,若无其事道:

“哦,那啥……跟我去白帝城的据点取副千机匣。”

说着不管陆暝的一脸茫然,兀自走到崖边,取下子母飞爪和陆暝的锁链,又顶着林景玄意味深长的眼神,一脸复杂地从憋笑的玉歆手中接过另一条子母飞爪以及……陆暝的兜帽。

唐凌走回去一把把兜帽糊陆暝脸上,然后拽着陆暝逃难一般向白帝城跑去。

-

“那人是谁?好像和陆暝关系很好。”林景玄问道。

“哦,他叫唐凌,唐洛三师弟,是陆暝的……”玉歆话语一顿,旋即带着意味不明的笑继续道,“情人。”

林景玄绣眉一扬,重复道:“情人?”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情人。”

或许因为唐洛的缘故,在玉歆印象里唐凌就是一熊孩子。加上她爱凑热闹的性子,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可以整唐凌的机会。

果然,不出她所料,林景玄看向二人离开的方向,唇角微扬,眯起一双漂亮的杏眼。

“那我倒要好好会会这个唐凌了。”

-

而此刻陆暝传说中的“情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亲师嫂坑了,一脸郁郁地走在去白帝城的路上,看都不看陆暝一眼。

陆暝揉着还在发酸的胳膊,心里有点委屈。除了刚才突然见到到林景玄有点受惊吓之外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干,唐凌怎么好好的就开始给自己脸色看了……难道唐凌跟林景玄有仇?不应该啊,跟唐凌做了这么多年冤家也没听说唐凌有啥仇家啊……

陆暝在这胡思乱想,唐凌却突然开口了,语气带着一种审问的威压。

“那个人是谁?”

“?!……谁是谁?”

陆暝被这无厘头的问题搞得一愣。

“刚才救咱俩那个,青岩的人?你们好像很熟?”

陆暝闻言微松一口气,人唐凌根本不认识林景玄自己在这胡思乱想啥。同时陆暝感觉有些奇怪,唐小凌这语气好像不对啊……

见陆暝不答,唐凌似乎很不耐烦,声音更冷了三分。

“发什么呆,问你话呢!”

陆暝感觉周围温度骤降,声音有些委屈。

“我没……”看到唐凌皱眉,陆暝赶紧说正事,“她叫林景玄,万花谷女弟子,师承天工僧一行一脉,兼修花间游和离经易道,阵营恶人谷。”

唐凌眼中带着些意外看了他一眼。

“知道的这么详细,你跟她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啊,不过我一般叫她姐姐。怎么了?”

“普通朋友那你为什么刚才一直盯着人家看?我看这朋友不普通吧,情人?还是别的什么?”

“没啊,天地良心!就,我不是被她一下子出现吓到了嘛……”

唐凌正欲继续问下去,白帝城却已在眼前。

“今天暂且放过你,下次不解释清楚别想走,否则追命伺候。”

说着径直走向唐门据点。

陆暝望着唐凌一路走远,直到对方消失在巍峨的建筑之后,还没想明白这闹的是哪一出。

一阵风吹来,肩背上传来凉凉的触感把陆暝从思考中拉了回来。

这些年陆危楼谋划着东归,陆陆续续也向中原派遣了不少弟子。但因往日兴盛时结怨太多,如法王大闹名剑大会、枫华谷之战、大光明寺之变等,把中原武林势力几乎得罪了个遍,甚至与朝廷都结了梁子,陆危楼也知这是关乎明教日后发展的大计,不能因此毁于一旦,自然不敢太过大张旗鼓,只是在各地设置了些秘密据点。

幸好今天穿的不是破虏。低头看看手中的兜帽,陆暝想了想便进了城,朝明教在白帝城的秘密据点走去,心中五味杂陈。

-

唐凌心里闷着一口气,憋着一股无名火没地方发,一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路上人见了他都绕着走。

进了据点大门,唐凌低着头更是直直撞上一人。

抬头正准备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挡了他的路,一看却是不得了,瞪得比门环还大的眼顷刻就蔫了。

不为别的,就为眼前这人是唐凌生平最怕的两件事物之一。

“二……二师兄,您老怎么在这?”

一身恶人红的唐洛歪着头双手抱臂唇角微扬,似乎饶有兴致地看着唐凌,眉毛一挑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倒是你,不是一向不喜欢阵营之争吗?今天小攻防你怎么会在这?……哎你千机匣呢?”

唐凌哭丧着一张脸:

“我也不想啊,要不是碰到陆不暝……哎这事说来话长,有空再跟你讲……千机匣丢了,我来就是取个新的。”

说着小心翼翼地绕过唐洛,一溜烟跑进了里间。

唐洛没拦他,因为此刻他正在思考陆暝与唐凌丢千机匣之间是否有些冥冥的联系。

忽然唐凌一声惊呼,与此同时还伴随着机关运作的声音。

唐洛被打断了思绪,索性不去想,只道了一声“那机关没毒,你自己想想办法,我先走了。”说罢便出门寻玉歆去了,留下动弹不得的唐凌在里间哀嚎。

其他师兄弟见了,也只是笑而不语,然后各忙各的,没人上去帮唐凌。

评论
热度(12)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