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明唐】要你何用·三

大半章废话,新人物毒姐玉歆解锁

唐凌此刻挂在瞿塘峡半空随风飘荡,心里却是咒骂着当年的自己太不懂事,怎么能拿后半生来发誓。

那天回去后最终还是没赔陆暝衣服,之后的每天干什么旁边都跟着个陆暝,诸事不顺;好不容易等洛芸烟一家子回了西域,又是被唐洛唐小晴男女混合双打,甚至唐无洐都训斥了他几句,然后直到出师,每天活在高强度训练与阴影之下,有时候滚滚都不待理他,诸事不顺;出了师,接了单,能独当一面了,却在第一单就遇上了抢单的陆暝,诸事不顺;走在街上看到个明教弟子都因为陆暝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而绕着走,被以歧视外邦友人的名头修理过不知多少次,偏偏赶上明教准备东归,街上走哪都能看到歪果仁,诸事不顺……那糟心事过去了整整十年,十年之后的今天,想做个好事结果现在跟陆暝如同吊死鬼一般挂在崖壁上吃风,诸事不顺。

现在看来,当年发的那个“四”,似乎已经应验了一半。

至于另一半,他唐凌今年也有二十一了,只大他两三岁的唐小晴的娃跟唐洛的闺女一个能满大殿撵机关小猪,一个去了南疆小手一抖千蝶我有,他却还是单身汉一个,也差不多算是应验了。

陆暝哪知道唐凌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弯弯绕绕,只是见自从自己问了那个问题,唐凌便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句话也不肯说,只当是自己惹得他生气了,缩缩脖子弱弱问道:

“唐小凌?”

“……啊?!啥?咋了?”

陆暝原本只是试探性地问问,哪料到唐凌反应这么大,愣生生在他怀里一个激灵差点翻出去,也是吓得不轻。还没开口,就被唐凌打断。

“哎对了你刚才问了个啥问题?”

“……”

以为自己一句话惹到了唐凌所以才没理他,合着是人家只顾走神,压根儿就没听到自己说了句啥。

“……我说,咱现在吊在半中间,咋上去?”

唐凌想了一会,道:

“你们明教轻功,锁链不是都是自由伸缩的吗,你让它缩回去不就好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轻功又不是不要钱白使的,那玩意要消耗气力的。就咱俩现在跟荡秋千似的挂在这,连个支点都没有,气力足够维持着不掉下去就算好的了,哪还有多余的去控制那个啊。”

“我不觉得啊……要不是千机匣刚才不知道掉哪去了,哥现在就带你飞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说了还不如没说。再有,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为啥掉不下去,你俩胳膊倒是空着,啥力气都不用出,你看看我,一条胳膊跟两个大老爷们的重力作斗争,另一条胳膊还得捞着你不掉下去,我容易吗我……”

陆暝一提及他环着唐凌腰的那条胳膊,唐凌的脸当即便又有泛红的迹象。

“谁……谁让你捞我了,明明你自愿的,现在胳膊酸怨谁?我警告你不许松手!”

“噗……那你就等着跟长江的王八嘴对嘴吧。”

陆暝被唐凌的神态跟语气逗乐了,突然就想要捉弄他一下。

“反正我是无能为力咯。你赶紧想办法,我的胳膊马上就要没劲了。”

“陆不暝你……你敢!”

唐凌一时情急,叫出了小时候常常用来喊陆暝的绰号。

陆暝听到陆不暝三字,微微一愣,想起了小时候的往事。当然,初遇的那个下午发生的糟心事自然是逃不开了。

“我为啥不敢,你还欠我一件衣服呢,打算啥时候还啊?”

唐凌先是愤懑于陆暝敢把自己丢江里这事,许久才意识到陆暝后半句话的存在。“艰难”地理解了这句话所要表达的意思,唐凌被问住了,唐凌不说话了,唐凌活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内疚是什么感觉了。

“我……上去我就给你赔……我还有点气力,要不你告诉我你们这锁链怎么弄,我试试?”

“就算告诉你,就你这智商能听懂吗你?”

“嘿你还别说,啥叫就我这智商,要不是我这智商咱俩现在还搁下边呢!”

唐凌瞪眼。

陆暝见状一挑眉:“好,我告诉你,这条锁链的机关,只有用我们明教焚影圣诀和明尊琉璃体修炼出的阴阳气力才能驱动,所以你现在就算有力气也没啥用。”

“你玩我?所以说现在是上不去了?”

唐凌继续瞪眼。

“我哪敢啊,你不是智商高吗,倒是想个办法?”

“我能有啥办法?这就好比把你手脚都捆起来丢进嘉陵江里,你倒是给我跳出来啊?”

陆暝被这一下噎到了,大眼瞪小眼半天挤出一句:

“你别告诉我咱俩后半生都得挂在这破地方……”

唐凌翻白眼:“不会的。”

陆暝如同听到了仙音,两眼放光,一扫先前颓然之势:“你有办法?”

“没。”

“你不是说不会吗?”

“我是说,后半生你是别指望了。要么遇到个路过的看到咱俩把咱俩拽上去,要么……你还有多少气力?”

“没多少了,估计还能再撑小半个时辰。”

“那么除非我们的后半生只有不到小半个时辰,否则就是死于非命了。”

陆暝简直觉得生无可恋了。

“唐大爷你倒是说咋办,总不能挂这等死吧!”

“停停停咱少说两句,办法绝对有,但你得给我个安静的环境让我去想。”

“……哦。”

陆暝有点委屈,也不知道是谁先用错爪子把俩人搁这儿的,但还是乖乖没说话。

唐凌思考的空当,陆暝突然间发现瞿塘峡人越来越多。

“哎唐小凌……”

“你别说话!”

“不是,你听我说,你发现没,人越来越多了,他们肯定能看到我们,到时候还怕上不去?”

唐凌皱眉看着上下人来人往,蓦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想去抓住却一闪而过。

直到有个南疆人好像看到了他们,直直冲过来时,唐凌才想起刚才乍现的到底是什么。

陆暝见终于有人注意到他们,一脸阳光灿烂,看样子还准备大喊两句。

唐凌一手捂住陆暝的嘴在他耳边说了句“先隐身”。陆暝一头雾水,但还是先隐匿了身形。

“干嘛?”

“今天小攻防。”

言简意赅。唐凌本打算早早交了单子赶在小攻防之前回白帝城据点,结果发现任务太简单根本没费多长时间,就顺手助人为乐一把,结果把自己吊这了。

他和陆暝一向不是好战之人,所以在阵营上保持了中立。即便这次没他们什么事,但阵营之中总有那么几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万一打的不爽了对着天轰上几炮也不是不可能。现在有个人直直朝他们冲过来,万一碰到个不讲理的不管阵营直接杀上来呢?虽说陆暝双刀还在,但他腾不出手,唐凌又不会使弯刀,他俩这吊在半空简直就是个活靶子。

那五毒弟子掠近,落在后方十几尺的岩石上观望着这边。

唐凌看清了那人的脸,心下一喜,便解了浮光掠影,招呼她过来。陆暝见唐凌现了身,便也跟着解了暗沉弥散。

那人一见唐凌,先是一愣,随后看到跟着现形的陆暝和唐凌那别扭的姿势意味深长地抿嘴笑。

这位便是唐凌那二师兄唐洛的媳妇,五毒补天诀玉歆。

唐凌被她看的发毛,嚷嚷道:“看什么看快把我们弄上去!”

玉歆这才注意到唐凌的千机匣没了,一边踩着轻功过去一边还不忘在口头争锋。

“怎么跟师嫂说话呢!信不信我回去告诉你师兄啊?”

果不其然唐凌脖子一缩,因为角度问题一脑袋直直撞在陆暝脑门上,换来一声“哎呦”。

玉歆笑得差点泄了功,在空中一个不稳眼看要摔下去,脚下却是凭空化出十几只紫蝶。稍一借力,便直接一跃而起,恶人谷五毒弟子的紫红色衣袂翻飞,一如周围的蝴蝶。

待站稳之后,玉歆却是犯了难,她知道这锁链需要明教内力,总不能凭蛮力拽上来吧?她有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拉动俩大老爷们还难说呢。

正犹豫要不要叫帮手之时,唐凌从下面扔上来一截子母飞爪。玉歆探出头一看,链条另一端的爪子则固定在陆暝的……兜帽上。

玉歆先前听唐洛说过唐凌与陆暝鬼故事般的初遇,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评论(2)
热度(15)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