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明唐】要你何用·一

脑袋有坑系列,逗逼与傲娇关于子母飞爪的故事,老烂的竹马竹马双向暗恋梗,无肉傻白甜

秋季的瞿塘峡,天高气爽,风卷着云絮时聚时散,又急转而下在漫山黄叶里撒欢儿跑,引起层层林涛啸出比峡中长江浪打浪还要更足的声势来。于白帝城中,远远还能听到隔了一条江外江流集的叫卖声和浩气盟侠士们的练武之声。

虽也位列三峡之一,瞿塘峡却没有巫峡的秋天“猿鸣三声泪沾裳”的凄凉,反倒是一派难得的安宁——如果除了此时正在满天乱窜的两位的话。

“陆暝我日你仙人板板哦!那个草明明是老子先瞅着的!”

“谁规定你看到就是你的?现在是我先拿到手的~”

“啷个锤子豁谁呢!别跑!”

“偏不~你来追我啊~”

后面的唐门一头架着飞鸢,一头对前方的明教进行语言攻击。那明教也不恼,时不时还回头跟他抬几句杠。

“啷个月影菇明明是老子的!你瓜娃抢走算个撒!加上那一个老子就够了!”

“怪我咯——你手慢怨得了谁,我也只差这一个了。等我再去踩个花灯就回去交差——啊——!!”

陆暝只顾跟唐凌抬杠,锁链一个没缠住,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眼瞅着就要摔江里去了。

后面唐凌先是一愣,随后不假思索一个子母爪就扔了过去。唐凌单手架着飞鸢本就难以平衡,现在又加上个陆暝的重量,摇摇晃晃眼看就要一起掉下去。

唐凌深吸一口气,扣动子母爪机关,正欲拉陆暝上来,抢了他的月影菇,然后随便到扔个树杈上让他不至于摔死或者淹死。

不过他这番算盘却是落空,陆暝没拉上来,却反倒是听得咣唧一声,二人撞在了一起,飞鸢从唐凌手中脱落,尖尖几乎擦着陆暝的脸飞了过去,然后撞在了对岸的石崖上。

陆暝看到唐凌也是一呆,以为自己脱离了险境,眼角余光却骤然发现四周景物依然在飞速向上运动。低头一瞅,汹涌的江面离他们越来越近,仿佛扑食的猛虎。而他们,就犹如自己往虎口里蹦哒的兔子。

瞿塘峡天际暂时的一派祥和,被一声比巫峡猿鸣还要凄厉的叫喊划破了,惊起一群飞鸟。

“卧槽傻逼你用错爪子了!”

“诶?卧槽救命啊!”

陆暝:“……”

“鱼唇的中原人。”

眼看江面二人就要投入长江的怀抱,与水来个亲密接触,陆暝突然灵光一闪:

“唐小凌爪子给我!”

“你做撒子?”

“管那么多不想死就给我!”

“哦。”唐凌说着拿出俩爪子,“你要啷个?”

“?!……你刚才用是哪个?”

唐凌机械地举举左手那条。

陆暝二话不说用牙叼过,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把子母爪后精钢链子末端与自己的锁链扣在一起,锁链另一头固定在自己手腕上,抡圆了甩出去,爪子便牢牢攀在峭壁上一方突出的岩石上,二人下落的趋势戛然而止。

由于具有惯性以及在锁链弹性势能的作用下,俩人还弹了两下。要不是那精钢铸造的爪子卡得紧,保不准这一紧一弛下来,二人还得继续往下掉。

在离江面堪堪十尺左右的地方停下,陆暝也是惊得一身冷汗,儿时不堪回首的往事让他对于这种大面积的水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畏惧。

转头一看,唐凌那小子还没从刚才地心引力的强大作用效果中回过神来,此刻双眼失焦,目光空洞,直愣愣看着陆暝。

陆暝:“……”

陆暝用环着唐凌腰的那只手使劲摇了摇唐凌,那小子却还没缓过劲,脑袋还随着身体的摇动来回晃了几下。

要不是另一只手腰抓着链子,陆暝真想直接一巴掌呼上去了事。

思来想去没办法,陆暝只得用脑袋往对方额头上死命一撞,把自己也撞了个七荤八素,锁链差点脱了手。不过好歹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没让陆暝白白眼冒金星,又愣怔了一会后眨眨眼甩甩头,总算是悠悠醒转过来。

唐凌回过神第一眼就看到近在咫尺的陆暝翻着个巨大的白眼,表情痛不欲生。再一抬头看到悬在半空中的救命锁链,耳畔传来脚下长江水的咆哮,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和陆暝一起被吊在半空中随着风荡秋千。

突然唐凌意识到一个问题——锁链缠在陆暝手上,陆暝自然不会掉下去。那自己又是个什么情况……随后一低头,发现自己被陆暝单臂环着腰。

此刻唐凌无暇去顾及此刻的处境,满脑子里都是卧槽陆暝抱着我陆暝的腹肌贴着我的腰陆暝的脸离我好近云云。

忽然余光瞥到二人脚下的滚滚长江,唐凌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瞬间飞回了幽冥渊,只剩下一片空白,随之被恐惧所填满。

于是陆暝在脑袋不晕了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唐凌低着头,面具没有遮盖住的半张脸上浮着一层诡异的红晕。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那货又立马大叫着扑腾起来。

陆暝被这一来一去整得有点傻,这小子莫不是被自己撞坏了脑子吧……思及此处,陆暝没来由的起了一种负罪感,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诡异的责任感,于是……

“唐小凌……那个……刚才没控制好力道,把你撞傻了不好意思啊……不过作为教主亲自封的开元三十一年年度感动明教十大最美责任少年之一,我不会抛下你的!我会对你负责!你相信我!”

唐凌听得莫名其妙,停止了扑腾仔细思考了他这一番话,随后瞪着眼吼道:

“你瓜娃脑袋有坑啊!你才傻了!老子很正常!啷个要你负责啊!……呸呸呸……负个锤子的责!”

俩人又折腾了半天,才想起如今的处境……

“话说……唐小凌,你这爪子的机关怎么弄啊,刚才看你刷的一下就收回去了……呃不是,刷的一下就贴过来……”

注意到唐凌要把他片成片的眼神,陆暝赶紧收口,未曾注意到唐门看似凶狠的目光却是在躲闪着他的眼睛。

“呃……也不是,就是……哎呀总之就是那个链子刷的一下就变短了,那是怎么弄的?”

“笨啊你,按后头的活扣啊。”

“哪?”

“你这啥眼神就在……”

唐凌不太敢直视陆暝的眼睛,也就没敢抬头,全凭印象掰掰。掰着掰着突然想到不对啊……

“陆暝你个瓜娃……呸呸呸瓜娃都有些夸你,你个傻逼!你把你那破锁链挂在爪子上干啥!直接把爪子甩上去不省事吗!现在倒好那机关扣吊在半中间,你准备飞上去啊!”

“啥?”

陆暝也是一愣。

“那……那现在咋办……要不你在这等会,我爬上去?”

声音都带几分委屈。

唐凌听得心软,道:

“算了算了……你说你这,要你何用……”

说着去摸腰间暗器囊,却是被陆暝一只手臂紧紧箍着探不出来。无奈摘下束发的钢镖,略微算了算现在这个荡秋千状态可能造成的偏差,找了个角度,手腕一甩便掷了出去。

“叮——”

精钢碰撞的清脆响声过后,是突然变大的风声。

等陆暝睁开眼,发现离江面是又远了一截,想来是唐凌的镖刚刚好地打在了子母爪的机关扣上。陆暝不由去看唐凌,这一看却是移不开眼——

唐凌本就生的好看,面具外面的桃花眼此刻嫌弃地瞪着他,却让陆暝生出一股子勾魂夺魄的感觉来——陆暝还是没有注意到唐凌的不正常。束发的钢镖方才用作了暗器,此时一头黑瀑般的长发倾泻而下,发梢随着风在他小臂和腰间蹭得发痒,竟是催生出一股子无名火来,直冲小腹而去。

一想到自己此刻正抱着对方的腰,陆暝忽然觉得有些不自然。

唐凌此刻也好不到哪去,跟陆暝贴这么紧,几乎是连呼吸都能打在对方脸上,偏偏那双猫儿一样的金蓝两色的眼睛还正盯着他看,唐凌虽然表面上看着没什么,心里却是有如十万头滚滚奔腾而过。

没人开口,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你……”

“你……”

二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收声。

“你先说……”

“我……”

陆暝顿了一下,接着道:

“我……你……我们现在……我们现在怎么上去……”

结巴了半天,还是没说出想说的,话到嘴边变成了此刻最实际的一个问题。

评论
热度(23)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