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明唐】杨花落尽·序

战后的枫华谷。
西天树梢撑着一轮摇摇欲坠的残阳,光线透过密匝匝的枫叶,斑驳地映出地上血水尸骸与残兵勾勒出的炼狱。烈风吹过,满山的红枫如同业火焚烧在这片修罗场。曾经的枫华谷,从来都没有这样冷的风。食尸鸦哇哇地大叫着,在血红的天地间盘旋。不时有一两只俯冲而下,叼起血海中的一片碎肉,停栖在枫树枝头,伴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吞咽着。
忽的,血泊中摇摇站起个人来,一身被染的血红的衣衫依稀可以看出是明教的定国制式。
周围的食尸鸦纷纷被惊起,绕着他盘旋起来。
那人挥手驱散这群烦人的扁毛畜生,摸起旁边不知哪个丐帮弟子遗落的青竹棍,拄着踉踉跄跄的走在枫华战乱后的地狱。腰腹被弩箭洞穿的可怕伤口还在不停地往外涌着血水,那人却全然不顾地一面走着一面四处张望,似是在寻找什么人。
倏忽,明教像是发现了什么,也不拄杖,扔下青竹棍便跌跌撞撞地向吊桥头跑去。却是一脚被残尸绊到,在离刻着乱葬岗三个大字的石碑几尺开外摔倒。
本来这样重的伤,站起来也是艰难,硬撑着走了这些路来,此刻倒下,即便再挣扎也不过是徒耗体力罢。
明教不知凭着怎样一口气,硬是向前爬去。这会便可以知晓,他的目标,是桥头那个仰躺着的唐门。
那唐门颈项为刀刃所划过,隐隐还可见到些微冰碴。这般伤口,也只有明教独门的阴阳内功可以造成了。
明教双眼泛着赤色,连胸前粘着血污的尖锐金饰划破了皮肉也不知,一心朝着唐门的方向爬去。
终地,明教挪到了唐门边上,费力支起身子,失神地看着面前熟悉的面颊,抬手去了半片鬼面,紧紧护在怀中。
明教牵起唐门定国套衣袖的飘带,在左手腕处缠了几圈,随后拉起唐门,将整个人紧紧拥着,左手扣着唐门右手,竟是两个人一起翻下了崖。

*

“轻云……这一辈子,我陆越生未曾护得你周全……门派纷争,我们无能为力……来生,只愿和你转世做个普通人,不入江湖,不贪富贵……平平稳稳过完一生,带你看遍大唐江山……”

*

几日后,前来打扫战场的各门派弟子们不知是因为出于对尸山血海的恐惧,还是出现了幻听,总是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个柔和的声音低低说着什么,似是在呼唤着谁……

*

次年清明。
一身唐门朔雪制式的男子,凤尾天机收在腰后,踏上了枫华谷积年的满地枫叶。
乱葬岗。
明教弟子背上一对明王镇狱的微光,驱散了此地经年常在的食尸鸦……

不知道有没有下文……

评论
热度(5)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