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周仙】周公谨今天想把李奉仙赶出家门

房东周x租户仙


【原来设定公公是画手……想起了他曾经画过的玩意儿……卒。


玩梗注意,有借鉴。


重度欧欧西。




1.


李奉仙喜欢猫。


这很好。


周公谨喜欢狗。


这也很好。








2.


李奉仙以两千金的月租拿下一套一室一厅。


这很好。


周公谨以两千金的月租租出一套一室一厅。


这也很好——月薪五位数外加稿费,爷不在乎。正好多个人收拾屋子。








3.


李奉仙搬过来之后想养猫。


这不好。








4.


李奉仙下班回来看到门口有只流浪猫,情不自禁过去撸了一把。


猫仰着脑袋看看他,眯起眼把下巴露出来任他抓挠,脑袋在他裤腿上蹭来蹭去。


李奉仙幸福得眼里快要冒出星星。




一人一猫在这里浓情蜜意。




周公谨趴在桌子上写稿,闻着某犄角旮旯传过来的霉味,内心对天气mmp。


这时周公谨收到了一条短信——


死线已到,三日后午时问斩。


编辑就是个变态。


正准备锁屏,周公谨突然瞟到天气那栏好像画了个太阳。


于是他关掉台灯,站起来抬手拉开了窗帘,一瞬间感到神清气爽。


啊,久违的阳光。


啊,久违的绿树。


啊,久违的鲜花。


啊,久违的李奉仙。


啊,久违的流浪猫。


……


不对等等。








5.


专心逗猫的李奉仙感觉背后的阳光消失了。


TM的破天又阴了。


李奉仙翻个白眼准备继续撸猫。


——然后他发现猫没了。


一抬头猫跑出老远,缩头缩脑向自己后面瞅。


你瞅啥?


李奉仙扭回头,切,不就周公谨嘛瞧给你吓得。


……


不对等等。








6.


客厅。


低气压。


周公谨先开了口,像个老大妈一样叨叨猫有多么邪恶狗有多么忠诚。


李奉仙腹诽老子又没有带回里家里,摸都不楞摸了哦。


“……所以总而言之,你要么断绝和所有猫的所有关系,要么打包回家别进我周家的门。”


周公谨一脸认真。


李奉仙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这TM跟捉奸似的口吻,谁TM要进你家门啊老子又不是同性恋。




李奉仙纠结半天,想起一句老话说得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然后牙一咬心一横准备跟周公谨一决雌雄。


然后他就看到了窗边桌上的稿。








7.


“哎!大哥!爷爷!”


周公谨方了。


周公谨感觉命根被李奉仙掐住了。


周公谨感觉人生失去了意义。




李奉仙缓缓拧开钢笔墨,瓶盖倒放标签向手心,在周公谨的稿上方倾斜出了一个四十五度。




“让不让我养猫?”


周公谨心中默念宁折不弯义正辞严宁死不屈大义凛然——


“爷爷你把墨水放下啥都好说。”


小兔崽子你一放下老子就把你赶出家门。




李奉仙惊奇,这包租公今天这么好说话?


他盯着周公谨看了半天,果然让他看出点什么东西来。


李奉仙的声音宛若温柔剑锋过处翩若惊鸿:“周公谨里四不四想泡老子?”




门口偷窥的二楼租户冰某:???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老铁,好家伙不鸣则已一鸣上天了啊兄弟。


冰某震惊地捏爆了手里的旺仔牛奶。








8.


李奉仙被这动静吓得一个激灵,墨水沿瓶口缓缓流向周公谨的稿。








9.


墨水一滴滴滑落,每一滴都沐浴着雨后的阳光,在稿纸上溅起一朵墨水花,璀璨,晶莹,又残忍。


周公谨眼睁睁看着墨水浸润渗透进稿纸的每一根纤维,弱小,可怜,又无助。




10.


【震惊!某私人公寓光天化日传出哈士奇式狼嚎竟是因为……】


哦,忘了说,那个二楼的冰某是UC震惊部的。




——————————


不知道自己在干啥系列

评论(4)
热度(48)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