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周仙】同归·二

前文戳主页,不会弄链接……

“兄弟你好,有空切磋一把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周公谨的思路,周公谨一愣,旋即嘴角微微上扬,习以为常地铺开信笺提笔写下一溜小字,装进写着“仙道长亲启”的信封里,放在一旁。

他知道,如果仙道长想看,随时都可以看到。

不过盏茶时间,同样的声线再次出现:

“兄弟你好,兄弟你在吗?”

周公谨从沙盘上移开视线,发现那封信还好端端放在旁边。

“啧”了一声,周公谨再次铺纸写道:

——道长莫要玩闹,兵马干戈不可儿戏。待此战一了,在下定当拜访山门与道长切磋一二。

写罢正欲折叠,那俏皮嗓音犹在耳畔回响,周公谨倏忽心头一动。

回想起往日所见纯阳宫道长,无不如高原之雪,三尺白衣负剑而行,清凌凌的气质只可远观。

但为什么自己遇上的这位就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呢?

*

两年前。

“不甜不要钱的冰糖葫芦!一串一铜板,神仙也嘴馋!”

“狗不理包子!皮薄馅大十八个褶!”

“丐帮正宗叫花鸡!君山松子糖!收酒不收钱!”

周公谨牵着马漫无目的地穿行在长安熙熙攘攘的市间,周遭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在军营里待久了,也要出来转转散散心,顺便体验一下人生百态。

“老板,这个糖葫芦多少钱啊?真的只要一个铜板吗?会不会不甜啊?里面的山楂是真的吧?这么热的天这个糖都怎么都不化啊这是假的吧老铁……”

小贩见有客,立马陪着笑回答。谁知这买家说起话来连弩似的,还净问些不知所云的问题,一开始的好心情被磨得心烦气躁,还惧着对方一身铁甲,不然真是想把糖葫芦整扎塞他嘴里让他自己试试真假。

周公谨见人家不理他,无奈撇一撇嘴牵马继续走。

眼看要出了西市,商家都嫌地皮不好,零零星星散布着几个小摊。

东张西望看什么都新奇的周公谨目光突然被一杆从天而降的大旗挡住,偏头正欲履行城管职责,却只见那肇事的主提剑走来:

“今日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周公谨望见那人满脸昂扬战意,不像是专程来挑事的,遂一挑眉反手拔了旗,见周遭人少,翻身上马扬鞭打斜刺里冲出去。

马儿一个飞跃出了西市,周公谨扛着旗停下回望一眼,留下一句“西南枫林”,再次策马而去。

那人低哂一声没有阻拦,收剑归鞘,纵身跃上屋檐,眺望马蹄后冲天的PM2.5。

*

周公谨扛着旗子一路跑到城郊小树林,收缰下马将旗子插进土里,方才仔细打量这杆大旗。

看那旗子制式,原本应是面下战书的战旗,却被人拿纸将正反两面的“战”字遮了,一面写了个天大的“仙”,这另一面……

周公谨眉头皱了一皱,又憋不住的笑出声。

只见那背面龙飞凤舞写了四个大字:

“算卦一钱。”

*

周公谨赶来后一炷香的时间,那白衣道长便御风而来,在周公谨抬头八尺的树梢站定。

仙道长本来还想装一番高深,却看那大头兵仰着头傻笑。沿他目光看去,一瞬间什么高深莫测仙风道骨全都抛回李忘生的书缝里,不顾形象便要跳下抢旗。

周公谨听得风声,侧头余光瞥见白色衣角一闪而过,下意识将旗杆当成了枪杆,将其一手从地面抽出,握住朝斜后方刺去。

仙道长一惊,腰间使力硬是在半空折了个方向,在周公谨右侧轻盈落地。拍拍袖袍上不存在的灰尘,仙道长对转过头的周公谨微微一笑:

“小将军这番如此着急,看来是战意昂扬啊,那仙某也自当奉陪到底了。只是这杆旗乃仙某之物,方才被小将军一路扛到此处,不知小将军可否归还于仙某?”

他笑的温和,让人无法拒绝,何况周公谨本来也没打算留着这旗,他又不会算卦。

“……是在下鲁莽了,道长莫要怪罪。”

这个伍夫还挺有礼貌的嘛……心里嘀咕着,仙道长唇边却是笑意不减,从周公谨手中接过旗,翻手之间只见白光一闪,那杆丈长的大旗便不见了踪影。

看着目瞪口呆的周公谨,仙道长嘴角上扬得越发厉害,眼睛闪烁着光彩,像个炫耀宝贝的小孩子。

“不知小将军可否听说过梨绒落绢包¹?”

周公谨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盯着仙道长的右手,恨不得将那只洁白修长的手拉过来翻来覆去地观察,看看哪里有什么玄机。但毕竟第一次见面,又是自己先拿了人家的东西,出于礼节和自责,再怎么好奇也只能压在心里。

仙道长看出来他的想法,自顾自说下去。

“这梨绒落绢包乃一储物秘宝,可存储24样物品,每个纯阳亲传的弟子都有那么一个。相传吕老祖师爷当年为了讨好梁翠玉,也就是现在你们所说的唐老太太,而专程炼制了一件可容纳七十二样物件的宝贝。但结果……你也看到了,梁女侠还是跟了唐简的姓,在唐大侠稻香村一战失踪后一人经营着偌大的蜀中唐门。而唐门如今……说的有点远了,现在纯阳宫发给弟子们的皆是仿品,因炼制之人的境界与吕祖尚有差距,这宝贝的储物功能缩减了十之六七,但对于修道之人来说绰绰有余了。”

周公谨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心下越发觉得华山纯阳宫高深莫测。只是想起那杆写着“算卦一钱”的大旗,周公谨不知怎的对眼前这位白衣道长提不起丝毫敬畏之心。

而后的一战,周公谨总觉得这仙道长仿佛能看穿他所有的招式,自己的每一击,无论试探也好设套也罢,对方总能第一时间做出完美的防守反击。

最终,周公谨手心出汗一个没握住,长枪被道长挑了出去。

“阁下武艺还有待磨炼。”

*

初见落败时对方那句音调温和话犹在耳畔,微微上扬的唇角也仿佛还在眼前。

想起当年那个傻乎乎的差点相信了“仙道长和纯阳宫的那些高岭之花是同一类人”的自己,周公谨忍不住笑出声来。

要不是那杆旗,周公谨是真没想到初见时彬彬有礼深不可测的道长,竟也是个整天不务正业的主。

只是从初次见面到如今,仙道长身上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神奇小玩意,和一些无法用常理解释的现象。比如那件梨绒落绢包,比如传音入密之法,比如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别人写给自己的信的法术,无论那信不信是否寄了出去……

这些种种着实让周公谨感觉这仙道长神秘至极,但也只能归于纯阳宫作为大唐国教的底蕴了。

但比起这些,周公谨更加关心为何堂堂一个天下第一道宗的亲传弟子,要混迹于江湖骗子中间呢?

“索性借这次写信的机会一并问了吧。”

——只是在下尚有一惑,百思不解,在下闻贵宗弟子皆道骨仙风不染凡尘,道长何独异于性情,迥于气度,犹愿与吾等粗莽之人相与?在下非以为道长逾矩,独心有疑耳。

————————

¹ 剑网三24格背包,假装是个空间包,来历纯属瞎掰,游戏里战乱枫华谷潼关守备军声望商那里可以换到原材料

————————

仿佛给自己挖了百十来个坑……

评论
热度(16)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