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周仙】同归

架空逆穿梗

私设巨多

勿上升真人

结局he

————————

这一天,仙某人难得想起了他的老本行——不,还不是他自己想起来的,迫于某九姓上司的神威,以及某郭姓萌萌发来的重制版内测码——在新电脑上下载了近两个多月没有碰过的剑网三。

在角色界面看着自己苍云号的大橙武和大侠号那闪亮的奥特之父ID欣赏了半天,才换了剑纯号登录游戏。

在扬州蹲了一会儿,仙某人饶有兴致地观看了一整幕的碰瓷儿,完事儿了指着那个被讹不自知还傻乎乎确认交易的军爷笑的可欢。

驾起大轻功在扬州城墙上四处溜达一圈,一看时间到了,仙某人放着菊花爆满山的BGM上了播,转身却是双手离开键盘卸下耳机,给外卖小哥开门去了。

借着吃饭的时间,仙某人日常装了一波高冷,回来跟直播间人打了声招呼,接着讲起了开播前白看的戏。

“我跟里们嗦我刚才看到一个天策,辣过天策是真滴忖,有只房鸡在上面大轻功,就突然,就piaji一下摔下来,死在他马jio边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嘶体,辣过天策还下马看里们资道吗!他还下马看!!他下马看就算了我就容忍他这一波,他还他妈的在地图打字问人家有没有事!!还有他辣过称夫,他叫人老铁里知道吗!就就在地图问人家,老铁里没事吧!!哎呦老子是真滴服……”

“里们先别急着在那里哈哈哈,先听我嗦完。辣过藏剑就趴着地上,就在他jio底下躺着,看到他嗦发也不起来,他他妈也在近聊开始打字,我给里们模仿一下……”

中央戏精学院的仙某人开始了他的表演。

“层管踩死叽了啊啊~震惊!天策府层管当街踩死无辜小房叽,是人性的柳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救命呐层管打人呐!!层管撒人啦!!路过的小姐姐们里们要给房叽三庄做主啊……呃~”末了还带着一个上扬的尾音。

“后来辣过撒比天策不知道真撒还是装傻,在近聊说,里干森摸啊老铁!辣过房叽就让他赔钱,后来辣过房叽肥复佛点跑了,我跟里们嗦是绝对四辣过撒比天策确认交易了哦哟,老子佛这么大真的没见过这么撒比的人。”

“里们问ID啊,这个……虽然我记得但是嗦粗来的发是不是不太好啊,毕竟人家也……哎呦里们……老子真的……好吧好吧好吧,有一个周字,只楞告诉里们这么多了……嗦废发吗兄dei,我是干什么的,里以为嘞!”

歪歪里“叮”的一声,厉俊俊跳了下来,仙某人又声情并茂地复述了一遍。

冰心和兰摧陆陆续续也都来了。眼看凑成一桌麻将,仙某人关掉了剑三,打开盒子求生开始今晚的描边训练。

*

这天晚上仙某人提前了一个小时下播,偷偷摸摸跑上剑三,加了那个周姓军爷好友,对方正好在线。

仙某人一看装分一声卧槽,传音入密道:

“兄弟你好 有空切磋一把吗”是他仙某人的风格,一贯的不加标点,断句只用空格。

搓着手等了十来分钟,那条密聊早就被迷妹迷弟的热情淹没,仙某人一个个ID看下去就是没有那个人。

没见回复,仙某人很不爽,心想瓜娃很流批啊敢不理老子,重新点开好友界面,一看对方坐标战乱洛阳,虽然心下生疑,最终还是神行了过去。

到了地方仙某人看着眼前连天烽火犯愁,妈的这么大个地图老子上哪找啊。

漫无目的溜达到军营,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可以组队啊草!

于是头顶仙某某的纯阳一屁股在军营门口坐下,点周某人组队。

指尖刚刚松开左键就有人入了队,血条上正红色的周公谨三个字看得仙某人气不打一处来,心道里他妈能秒同意组队申请为森莫不肥老子密聊,一面按M开了地图。

看着地图界面显示就在大营里的小蓝点,仙某人意识到周公谨此刻正隔了几道栅栏一帘篷布和自己面对面。

仙某人心里气啊,还一面安慰自己说不定只是没看到密聊呢,于是又发了一条,“兄弟你好 兄弟你在吗”

等了两分钟没见回应,仙某人正要炸毛,余光突然瞥到一位顶着信使黄名的卒子从大营里面跑出来。下意识看一看屏幕右上角的小信封,仙某人想起自己似乎好久没有收过信了,于是点了NPC对话。

直接过滤掉同服迷妹们的表白,仙某人一眼就看到两封寄件人写着周公谨的信。

“这个什么周公谨是他妈的古代人吗还跟老子飞鸽传书呢哦哟,寄信要他妈的出手续费啊……”

仙某人絮絮叨叨点开信件,时间较早的一封里只有几行字:

——见信安好。在下出征前方与道长道别,且此战关乎东都存亡,实是无暇,望道长莫怪。

这里吗什么东西……仙某人一脸懵逼点开第二封。

——道长莫要玩闹,兵马干戈不可儿戏。待此战一了,在下定当拜访山门与道长切磋一二。

——只是在下尚有一惑,百思不解,在下闻贵宗弟子皆道骨仙风不染凡尘,道长何独异于性情,迥于气度,犹愿与吾等粗莽之人相与?在下非以为道长逾矩,独心有疑耳。

仙某人看了三遍硬是没反应过来,这兄弟玩什么呢,真把游戏当现实要长枪独守大唐魂了?还以为捡到宝了结果是个中二网瘾少年。

仙某人长叹一声,正欲退队浪叽叽西,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按他信里这意思,他这是早就认识自己了?

于是仙某人掉头冲进大营,蹑云到周公谨面前。

*

周公谨从扬州线人处回来,刚刚对安禄山的老底有了一些脉络,正欲找统领好好谋划一番,谁承想前脚赶回府里后脚就收到狼牙军要攻东都的消息,李承恩遣他应战。

想起还没让马儿到青骓牧场吃饱喝足,周公谨从包裹里取出一把皇竹草,边喂边对莎莎说,老铁啊,我们要打一场硬仗啊。

到了大营,周公谨安排好紧急应战事宜后,独自一人站在沙盘边分析着两军局势。

安氏起兵,唐军一路败退,渔阳鞞鼓声回荡了半个大唐。此次狼牙军兵锋直指东都洛阳,明摆着要一举占领洛阳攻取潼关直接打到皇帝面前。潼关无大将,天策府建府于东都,此番也必要守住东都。朝廷暂时还没有支援的意思,目前……

周公谨想到一半,耳边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兄弟你好,有空切磋一把吗?”

tbc.

————————

这个故事已经有了大纲,但是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码出来……前期你们可以把公公当作一个有自我意识,可以交流对话的NPC,后期嘛,嗯,对吧……
还有就是私设特别多,包括安史之乱的历史在后期都可能有变动……来自一个理科生的绝望,几行战况分析烧光所有脑细胞,有什么错误的地方望指正

评论(2)
热度(39)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