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周仙】小日常

屏幕上的金发黑盒子大橙武苍云高冷地在雁门关打坐静心,“谁在看我”列表里满满当当全是人,弹幕上疯狂刷着“日常高冷”。

BGM从消愁切换到一人我饮酒醉,头顶“一奉仙一”的苍云跟着节奏敲起锣来。

“大家晚上好。”

随着键盘敲击声苍云一个大轻功跃上雁门关城墙,蹦哒了两下。

“悄悄地去看看周公谨在干嘛,hihi~”

重庆李山鸡切回歪歪频道跑到上锁的小房间,发现除了周公谨还有不少人。还没来得及看都是谁,就听到一阵熟悉的旋律。

“周公谨里四里妈撒子嘛干嘛放老子锅!”

“谁TM放里的歌!”

“里放P老子飞起一jio……”

“他真没放你的歌,他自己唱呢。”俊俊出来阻止纠纷。

“对啊我TM自己唱!三百六十五秒!让里受不了!”

俊俊和沐浴露表示是真的受不了。

“那,那好,那里再唱一遍。”

“听好了啊!开始了!”

随机耳机里传出气壮山河的声音:

“三百六十五秒!让里受不了!站在麦上顶你!继续我的小蛮腰!真的受不了!真的……”

“周公谨老子真的受不鸟里了……给老子闭嘴!”

“怎么啦兄dei!我周某人唱的不好听吗!你必须听我唱完!”

“别……别了吧……”

“沐帮主你还跟着他!不好意思我周某人这回认真了,我要让整个直播间充满王者的气息!”

“你要放个P把整个直播间的人都熏死吗?”

“厉华池放你妈的棒棒糖旋转P!”

“你看你看,你又放P。”

“周公谨我仙某人在此立下四言,里现在来苍云地图,要是不把里打粗猪叫我仙某人直播穿裙子我跟里嗦!”

“哇兄dei里这一波发誓就很强,我来啦。”

俊俊一听也让自己的苍云号停止了扭秧歌,蹦哒到仙儿旁边围观。

周公谨进图后马还没站稳,一杆大旗插了下来。

“今日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进入战斗五秒后。

“周公谨里四撒子嘛里把里自己跑出界了!”

“哦对不起,再来。”

沐浴露刚刚过了图,就看到一把大橙武闪着红光,七年老天策连战八方都没打出来就趴了。

“快,学猪叫!”

“你TM你拿橙武欺负我!老子就是不叫!我不叫呀我不叫~咿呀咿呀哟~”

“这是输了几把都被打傻了……”沐浴露一脸懵逼。

“零杠五。周公谨你玩了七年天策连个战八方都撇不出来你是真的菜啊。”

“小周~”

“……”

“小周~”

“听不见耳朵聋了。”

“周公谨~周纸弱~”

“俊俊我们别管仙某人,沐浴露走,叫上王大陆跳伞去。”

“周公谨里TM里再说一遍!”

“听不见啊兄dei~”

“刚才好像有人叫我。”

“王大嘴里给老子肥去!没里的四!”

“是吗那我走了。”

“不里等一下,里现在就去把周公谨网线拔了!立刻马上!”

王大陆声音带着诡异的笑:“得令。”

“哎别……仙某人我错了你别这样对我……哎哎王大陆你真拔啊!你等……”

声音戛然而止,频道里三个人笑得差点背过气。

“仙儿,他刚才好像没猪叫,你是不是……”

“……沐浴露里过来。”

一分钟后,刚才蹦哒得挺欢的道长倒在苍云的雪地里。

“挖槽大橙武打人是真的疼!”

“走我们跳伞去。给周某人打个电发……”

“歪~周公谨~”

“干嘛啊兄dei,王大陆出去撸串了没人可以阻挡我长沙周浩南。”

“撒比。”

“……”

“哈哈哈哈哈哈不逗里了,上线跳伞。”

“好嘞兄dei,等我一秒钟,我周某人要让绝地大陆因我们四盒院的到来而为之颤抖!”

“撒比~就等里了快点。”声音分明是带笑的。

*

“周公谨!老子的八倍!”

“周公谨你是真滴强,我刚楞地下就给你抢走了。快点儿把八倍镜给仙儿你拿着没用。”

“周公谨里再不停老子开车撞死里!”

“仙某人我给你子弹你别撞我。”

“7.62的,我要五十发。”

“没有那么多啊兄dei……我给你一发。”

周公谨扔下一发子弹,转身就上了仙儿刚开过来的车。

“公公不怪仙儿一直打你,你就是找死哈哈……帮主你说他是不是自己找死……”

沐帮主已经只会哈哈哈了。

沉默寡言仙某人捡起那一发子弹,抬起SKS,突然技术爆发打爆了车胎。

周公谨还没来得及从车上下来,被一发子弹爆了头。

“哇仙某人里好恐怖!”

这边仙儿也蒙了,“不是我!不是!”

“不是仙儿,山上98K!”

“小周,过来我救里。”

“别吧兄dei,我怕里把我打死。”然后挪到树后面垂死挣扎。

“沐浴露里去救他,俊俊给我个四倍。”

安上了四倍一顿操作,对面死了俩,弹幕被666淹没。

“哇仙某人里四真滴帅。”

仙儿转身给了周公谨屁股一枪,刚刚站起来急救包还没打完的公公再次趴下。

“里给不给我八倍镜?”

“救我起来我就给里,我长沙砍王有砍刀就无敌。”

仙儿刚刚捡起八倍镜,抬手又一枪。

“仙某人里干嘛!”

“哼。”

“俊俊救我……”

“好好好我救你。你有急救包没?”

“有有有,每次还没来得及打包就被仙某人补枪……救命啊!死了。”

周公谨到处乱爬被对面山上剩下的俩干掉了。

仙儿突然朝着草打了一枪,飘出一栏爆头击倒,弹幕纷纷表示我瞎了吗。

同时俊俊也干掉了另一个,沐浴露此时正忙着摸周公谨的包。

仙儿跑过去捡包的时候对着俩人尸体一顿乱射,大家隐约听他说了句什么,沐浴露就问了句。

“老子什么都没嗦,里们听错了。”

屏幕前李叔叔嘴角微微上扬,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句话是什么。

“除了老子能打他,其他人谁杀他老子杀谁。”

*

一晚上进了三次前三,两次吃了鸡屁股。

其间老何来溜达了一圈,说家里有点事这几天可能不会一起玩了,大家纷纷表示理解,直播间弹幕都是“等你肥来”“老何没有你我失去了压能的勇气”等等。

一看时间不早了,仙儿跟大家说了晚安,切了板块登上苍云号站在扬州城楼上,打开酷狗准备唱歌。

与平时不同,仙儿没有直接退歪歪,而是蹦到了另一个频道里。

“里们要听什么锅?”

“又是要抱抱……好吧,满足里们。”

“don't stop 继续跳~魅力不够旁边靠~戴上黑眼罩~压力通通消失掉!”

这边周公谨准备退歪歪跟直播间人侃大山,突然发现这个废弃了的英雄阁指挥中心另一个频道还有一个人,于是跳了上去,刚发现是仙儿,还没说话就听到撩人的歌声。

“hello baby要抱抱~鼓起勇气要抱抱~”

“兄dei你在勾引我吗!我周某人是不会被你勾引的!”

仙儿下了一跳:“里TM……里TM什么时候来的连声招呼都不打!吓死宝宝了哟……”

“你叫自己什么!你TMD叫你自己宝宝?!”周公谨完全被震惊了。

“……周公谨里什么都没听到!听见没!”

“听不见啊兄dei。”

“里TM……小周,如果我是个吕孩子里费娶我吗?”

直播间被问号刷屏。

“怎么可能呐兄dei我们都是蓝孩子!”

仙儿心里突然有一点失落,一句委屈的“好吧”还没出口,却听到了下一句。

“不过里要真是个吕孩子那就……那就看呗!要是……”

“哇里好恐怖里居然还有饭想!里还要想一下!”

“不是里让我嗦的吗!”

“老子……老子飞起一jio……小周我问里个问题。”

“什么,里嗦。”

“里是不是有一点点喜番老何?”

周公谨一懵:“兄dei你为什么费问这种问题!老铁里今天怎么了,我怎么感觉里不太正常啊兄dei!”

仙儿习以为常的关掉了爆炸的弹幕:“周某人,请正面肥答我的问题。”

“没有兄dei怎么可能!”

“那……那如果要让里在我和老何之间选一个里费选谁?”

周公谨沉默了一下。

“小周?”

“当然是选里啊兄dei!里是我一辈子的兄dei!我周某人每天见到里就嘴角微微自动上扬,像装了机关一样!”

仙儿轻笑一声,骂了句撒比。

“你俩不是说下播了吗咋搁这调情来了……”一句东北口音响起。

“今天晚上就到这里,大家晚安。”仙儿迅速战略撤退。

“兄弟们我明天早起有事今天就到这里了下了晚安!”周公谨也爆发出捡东西和上车的手速关掉了直播。

俊俊一脸懵逼看着俩人下线,半天憋出一句网恋真可怕,随后拉来兰兰双排去了。

——————

写完发现并没有多少糖……肥老家看不上直播闲的没事干,码个字充实一下

评论(8)
热度(46)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