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明唐】蝉鸣噪(大概是个中)

死了死了死了……写一点放一点吧……从心里钦佩那些会开车的太太……

听说明教打奶秀特别666?我不知道我是一个纯正的PV风景……

————————————

唐凌听到声响也不回头,一头扎入水中向湖心游去。

陆暝刚刚站稳脚跟,抬头一看傻了眼,这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啊。试探了几番,最后还是没有下水,一屁股坐下发起了呆。

唐凌自个儿游了半天觉得没什么意思,暑也消了,于是敛了气息回到岸边,恰好看到陆暝叼根狗尾巴草坐在大石头上,一脸挫败地仰头望天。潜在水中悄咪咪开了浮光掠影,唐凌鞠起一捧水就朝着陆暝脸上招呼过去。

陆暝注意到异样抬手招架,堪堪挡住水珠,唐凌却已经摸到了背后,提起领子将手中的水灌了进去。

陆暝“嗷”地一声站起,唐凌没来得及反应,被他脑袋结结实实磕到了额头,又是一声“嗷”。

陆暝一听也不顾湿淋淋的背后赶紧转过来,看到刚刚现出身形的祖宗捂着额头,水珠子顺着发梢和肌肤滑落,顿时两眼发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唐凌就很不爽,你小子把我额头磕了还不表示表示?一抬头却发现陆暝呆愣地看着自己,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的状况,撒腿就要往水里跳。

陆暝岂会让他得逞,一手揽住腰一手抬起腿,以一个公主抱的姿势把唐凌抬起来,然后摊平在平整的石面上,不顾对方的挣扎压了上去。

唐凌张口想骂,一句仙人板板还没出去又觉得好像是自己理亏,先要跑出来游泳的是自己,撩人的是自己,作死灌水的也是自己,陆暝好像并没有什么过错……

陆暝看唐凌的挣扎渐渐弱了下去,捉住对方手腕举过头顶,用一只手按着,另一只手撑在石面上,俯身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直到唐凌有点喘不过气,一脚把陆暝踹了起来,反被陆暝眼疾手快抓住那条腿不放了。

唐凌脸上发烧,又羞又气,另一只脚朝着陆暝面门招呼过去,不出所料又被捉住。但这样一来唐凌双手得到了解放,一个仰卧起坐就作势要去挠陆暝。

“你属猫的啊咋还挠人呢?!”

陆暝堪堪躲了过去,心想真是几天不折腾你你就上天了,于是双手发力把唐凌两条腿向两侧分开,其间风景一时展露无遗。为了防止唐凌扑腾,陆暝索性就着这个姿势压了下去,隔着衣物用自己已经站立起来的小兄弟蹭唐凌。

唐凌惊得差点把陆暝掀翻下去,但因为自己理亏,半天硬是没憋出一句挤兑的话。最后实在是感觉气氛过于尴尬,心一横道:

“你踏马好歹把衣服脱了,挂着一堆叮呤咣啷的老子硌得慌……”不能我一个人光着。

陆暝想想也是,反正都得到媳妇的暗示(?)了,于是放下唐凌的腿,以打奶秀般的手速脱光了衣服,赶着唐凌还没反应过来的间隙再次把两条大长腿扛到肩上。

唐凌:mmp。

陆暝在唐凌唇角轻啄一口,旋即一路向下吻去,唇舌带走残留的水珠。手也没有闲着,探下去抚慰小唐凌。

评论
热度(9)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