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汲羁

雷安|明唐
不拆不逆
叶间集自留地

【明唐】蝉鸣噪

陆暝×唐凌

原来想给要你何用那篇文(没错就是一年前那个……)写个野战番,结果发现太踏马羞耻了根本写不下去……

——————————————

在瞿塘峡与唐洛玉歆告别后,整天无所事事的陆暝和唐凌便跟着林景玄到了余杭,在杨静安西子湖东岸的宅子里住下。

这一住就是大半年,每天都能看到湖对岸铸造世家升腾起的大片不明回旋形气流。

盛夏的江南一带,气候湿热得如同进了蒸锅,即便是傍晚也依旧是酷热难耐。

唐凌衣衫不整四仰八叉躺在竹席上,一会挪个地方一会换个姿势,听着窗外树上的蝉叫唤只觉得烦得慌,温度仿佛也被蝉鸣搅得越来越高。

“力气大点,中午没吃饭啊?”唐凌闭着双眼拧着眉头,一边四肢在丈宽的竹席上摸索稍微凉一点的地方,一边对旁边摇着扇子坐在小板凳上的陆暝道。

“没吃饱……何况马上都要吃晚饭了,中午吃再饱这会也消化的差不多了吧。”陆暝翻个白眼。

话虽是这么说,摇扇的力道倒也大了不少。

“嗯这才乖嘛……不知道顾婶今晚做是啥饭……”

“我去看看。”陆暝放下扇子起身就要出去,却被唐凌拽住了衣角。

在经过无数次惨痛的教训后,衣服就成了陆暝最大的软肋,教里下发的那些服饰里面,完好无损的几乎一件都找不出来。

唐凌抬了抬眼皮,看到陆暝果然僵在远地一动不敢动,满意地扯着衣摆把陆暝拽回凳子上,另一只手抓起扇子塞进陆暝手里后又闭上眼:“别乱跑,继续扇。”

陆暝盯了唐凌良久,突然起身坐到了床沿,俯下身子,两人鼻尖相距不足寸长。

唐凌只感觉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伸手去推,却被陆暝扣住手腕按在床板上。

于是一脚把陆暝踹了下去。

“大热天的干啥玩意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唐凌嘟囔着坐起来,没精打采地垂着脑袋。揉揉眼皮,抬眼就看到躺在地上一脸委屈的陆暝,顿时翻了个白眼,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唐凌整理好衣服,回头发现陆暝还躺在地上,依旧一脸委屈地望着自己,眼里分明写着要媳妇亲亲才起来。

唐凌揉揉眉心,俯身捡起扇子直接抬腿从陆暝身上跨了过去。

“喂!唐小凌!你上哪去?好歹拉我起来啊!”

“我去湖里游一圈,你自己有胳膊有腿不能自己起来啊……”

听着声音越来越远,陆暝生无可恋地望着房梁,一骨碌爬起来跑出去追唐凌。路过厨房还顺便招呼了一声叫顾婶晚饭别等他俩了。

*

天气炎热,唐凌没拿千机匣想跑也跑不了多快。倒是陆暝虽然没带刀,随身携带的锁链一缠一收就掠出去很远。

于是当陆暝沿着唐凌常走的那条小路赶到西子湖畔的时候,唐凌还没到。

看着眼前这一眼看不到边的水面,说陆暝心里不发毛是不可能的——毕竟第一次被唐凌弄破衣服就是在扬州城外的河里。

怕水一事陆暝不知道被唐凌嘲笑过多少回,还是铁了心的不学游泳。为此唐凌甚至直接提起陆暝就扔水里,想让他知道水其实并不可怕,却无奈那只旱猫在水里哭爹喊娘一阵瞎扑腾后沉了下去还被水呛到,从那以后陆暝打死也不想再接近水。

于是陆暝跃上树枝,暗搓搓蹲在那,暗尘弥散。

不得不说陆暝这个位置找得挺好,且不说湖上景色尽收眼底,唐凌刚一从树丛里出来就被陆暝发现了。

虽说二人在一起也差不多一年了,没羞没躁的事也干过不知多少,但此刻陆暝只要一想到接下来将会偷看到媳妇洗澡……啊不,游泳,这种久违的刺激感还是让陆暝有点小兴奋。

唐凌到湖边后,先四下张望了一番,像是确定了周围没有人,准备开始脱衣服。虽然这条都不能称之为路的小缝隙是唐凌和陆暝无意间发现的,但这次可不是来看风景的,万一让别的人把“风景”看去就尴尬了。

陆暝心里埋怨着媳妇怎么这么不仔细,面上一双猫眼却是死死盯着唐凌,越睁越大,脖子也不由自主地微微伸前。

唐凌背对着陆暝的方向,唇角勾出一抹意义不明的弧度。

唐凌将脱下的衣服挂在树杈上,常年包裹在唐门朔雪套下不见阳光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看得陆暝眼都直了。

顺着唐凌背部的曲线,陆暝的目光从蝴蝶骨一路滑下,经过劲瘦的腰身,落在唐凌被发尾所挡的臀缝上,鼻血霎时就冲了出来。

唐凌微微转身面向西湖,唇角带笑,若有若无地向这个方向瞟了一眼,随后跃入水中。

那一眼勾得陆暝心旌荡漾,也知道唐凌早就发现他了,不由暗道一声小妖精。

唐凌下水后立刻潜入水底,在岸边尚浅的水中像一尾鱼一般游了一圈,随后将头探出水面,似乎是自言自语道:“还准备往什么时候看?”

陆暝早就被他撩得火起,见他直接点破索性解除了暗尘弥散,从树上跳下来。

评论(10)
热度(10)

© 叶汲羁 | Powered by LOFTER